导航

为什么我们总是伤害自己爱的人?

• October 20, 2016 • Read: 578 • 每日必看

有时候,我们明明很爱对方,但说出口却是最伤人的话。对待应酬晚归的另一半,我们本想说:“那么晚才回家,我很担心你”,但不知为什么,一开口却是“天天就惦记那几杯马尿回家那么晚,滚去马路上睡得了”;


对待爸爸妈妈的关心和问候,我们本想说:“爸妈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”,但脱口而出的却是“烦死了,天天罗哩叭嗦”;对待好朋友的帮助,我们本想说:“谢了哥们儿”,但话到嘴边却变成:“反而你有钱嘛,宰的就是你这样的土豪”。


因为一句句言不由衷的话,我们和自己所爱的人争吵不断,渐渐消磨掉深厚的感情。明明不愿意伤害对方,但却没办法控制自己去“作”,去闹。


这种伤害的行为,是因为我们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,承认对所爱的人的需要。因此,我们选择一种相对“保险”的方式,运用攻击的方式争取他们对我们情绪的注意。因为以“我”为主体,表达自己的感受,对于我们来说是存在风险的。


“我爱你”“我需要你”会让对方感觉:我对他来说很重要,我能够操控他的情绪和需要。


这样的情况会让我们担心:如果对方随意伤害自己怎么办?如果自己被得到了就不被他在乎了怎么办?如果他随便拿我出气怎么办?我们或许会闪回一些从前的创伤经历。


比如在很小的时候,自己全身心地相信爸爸妈妈,但他们却把自己的秘密拿到饭桌上当作谈资,让自己成为笑话。这些被所爱的人“背叛”的经历,可能会让我们感觉,真实的表达其实是一种把柄,只会让对方肆无忌惮地伤害自己。


因此,这种悲观的预期可能会让我们走上另一种方向:用攻击的方式提醒别人对我们需要的关注,选择说“滚去大街上去睡”,而不是说:“能不能早些回来?你在外面呆太晚我好担心”。


这种伤害的行为,是由于我们需要检验对方的“底线”,检验他们是否值得信任。与所爱的人心心相印的感觉是非常美好的体验,是我们共同的渴望。但曾经被伤害过的人,心里很难相信自己能够碰到这样的好事。


我们可能会想:他接近我是不是带有某种功利的目的?他真的愿意和我如此亲密吗?他看到我真实的状态是不是就会离开?为了验证这段感情的真实性,消除自己的疑虑,我们反而会攻击对方,用恶劣地态度对待他们。


如果他们经历了我们最差的一面仍然选择留下,那说明他们有力量,并且愿意承受我们的负面情绪和攻击性,能够带我们走出悲观,伤害性的亲密关系模式;如果他们离开,我们也不用体验信任后又遭受打击的双倍痛苦,把伤害降到最低:“我早就猜到了,他就是一个混帐!”


这种伤害的行为,还是因为我们不愿放下伤痕累累的过去。攻击亲密的人,往往说明自己在亲密关系中也受到过深深的伤害。或许在原生家庭中,我们和父母相处的模式就是充满伤害的。爸爸可能会把工作上的怒火发泄到家人身上,把无能为力的感觉投射给我们,不顺心的时候就骂“没用的东西”“白养的蠢货”。


久而久之,我们也会慢慢内化这种自卑性投射,并且学会了伤害性的亲密关系相处模式。或许我们最痛恨顺便拿孩子当出气筒的父母,但是不知不觉中,或许我们也接受了这种相处模式,成为亲密关系中的“暴君”,把这样的伤害传递给我们所爱的人。


这种情况是代际传递,也是对过去的执着。我们不能忘记从前在亲密关系中受过的伤害,与伤害自己的人和解;与此同时,这样的执着也把我们局限在伤害性的亲密关系里面,把这份痛苦延续下去。


我们痛恨,但也只熟悉这种亲密模式,因此会把和其他人的亲密关系不知不觉中引入这个轨道;我们因为从前的伤害而感到卑微,不相信自己能获得新的,更健康的相处模式,因此恐惧着不敢跨出旧有的亲密模式。


要调整这种“相爱相杀”的相处方式,我们可以尝试:

(1)用言语把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。负面情绪是需要宣泄的,语言表达就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方式。当我们能够更详细,准确地把自己的遭遇和心情表达出来,我们也能更好地了解自己,甚至把潜意识的冲突带到意识层面,减轻心中难以言诉的负担。如果我们选择压抑或者回避,或许累积的负面情绪就会通过行动或者躯体症状的方式宣泄出来。我们可能会抑制不住冲动打人,或者气得病了。


(2)不断累积积极的体验,调整对自身的消极预期。需要用伤害的方式来引起对方的关注,证明爱情的坚固程度,说明我们对自身充满了不确定。我们不相信自己真实情绪的表达会被对方重视,因此情愿用间接的,攻击的方式来传递我们的想法。我们不相信自己足够好,值得被爱,因此只能通过对方对自己的忍耐能力来进行确认。


如果我们对自身足够自信,或许也不需要通过这种伤害性的,让对方表示的方法来填补内心的“空洞”。人的自我评价就像一个太极图,有白和黑两个部分。我们可以在和对方的相处中,不断记录下自己“白”(积极)的部分,保持并且扩大优势;同时了解自己“黑”的部分,修改并且进行调整。当我们有意识地累积起足够多的积极体验,信心也会不断增加,因为自卑引起的攻击行为也会逐渐减少。


(3)给自己更多的自由和宽容,不过多地苛求亲密关系的状态。很多人无法走出伤害性的亲密关系模式,是因为过去自己在原生家庭中受过很多伤害,跨不过去这个坎。


的确,父母可能带给我们很深重的创伤,甚至影响到之后我们亲密关系的建立。但是由于亲情和养育之恩,我们也无法向他们尽情宣泄自己的怒火,抚平自己的伤口。因此,很多人只能压抑着种种矛盾,在新的亲密关系中继续痛苦。或许我们会不断地想:“只有把从前受过的伤都处理好,我才能够得到幸福”,把自己逼迫到一条必须得到道歉和补偿的路上,坚持一个信念:只有以痊愈,完好的状态重新开始,我才能够得到幸福。


当我们太执着于过去,很大程度上也忽视了当下,限制住了获得积极体验的可能性。而当我们接受不完美,将过去的伤害与现在的幸福区分开来,我们的亲密关系也会有更多的包容和可能性。

Tags: None
查看所有文章 QR Code Tip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
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