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
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,那价格应该是多少?

• November 8, 2016 • Read: 537 • 每日必看

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,那价格应该是多少?

木木问:有时候脑洞比较大,经常幻想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该多好。是不是针对的事情不一样,价格也应该不一样?

温义飞答木木:

世界上真正无价的东西并不多。如果硬要算,后悔药当然也有它的代价。在我的理解中,后悔药的效果并不是“让你重新选择”,而是“让你不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”。那么,人们为了不去承受“后悔”这种情绪而付出的成本,就是它的代价。

在经典经济学里,人类做决定的目标是追求效益的最大化。而在行为经济学一些最新研究成果中,经济学家发现“尽量不要让自己后悔”可能是同样重要的行为准则。

也就是说,有时候你为了怕让自己后悔,会做出些不理智的决定。

为了验证这个现象,行为经济学家Ven和Zeelenberg教授做了这样一组实验。他们给实验对象随机提供一批彩票,然后在开奖之前,实验对象可以用旧的彩票卷换同样数量的新的彩票。愿意以旧换新的人,会直接获得一小笔奖励。

如果按照理性的分析,新彩票和第一次拿到的彩票中奖几率一样,同时,新彩票还能带来额外的奖励,岂有不争相兑换之理?但是在试验中,很多人笑着拒绝了换新彩票,因为大家担心如果旧彩票中奖,会让自己非常后悔。这里,人们愿意为“后悔药”付出的代价就是额外奖励的数额。

我们不仅在事前会担心自己后悔,事后的后悔情绪也影响着理性选择。在股票市场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比如,一只股票到了合理的卖出时机。此时,已经赚钱的投资者很容易做出出售的决定,而亏损的投资者则更倾向于不合理的继续持有。这就是因为人们讨厌后悔的情绪,在这里,后悔药的代价就是“不合理的投资决定”造成的损失。

在金融市场,“后悔”这种情绪体验常常影响投资行为。比如,在跟风投资时亏损,后悔的体验比较小,因为“其他人也犯了同样的错误”。而如果是逆势而为,失败后会加剧后悔的情绪,因此,特立独行的投资需要投资人更大的决心。这一理论就被称为“遗憾理论”,它部分解释了我们“随大流”的心理。

在日常的购物中,后悔的情绪也可以被商家利用。在施瓦兹教授的著作《选择的悖论》里有这样一个实验。在同一个超市的果酱区做两次试吃减价活动,第一次给顾客提供二十余种果酱试吃,第二次只给顾客提供六种选择。虽然两次试吃的人数相差无几,试吃的品种数量也几乎一样,但是,第二次活动中顾客的购买欲远高于第一次。这就是因为,更多的选择会带来更强的后悔预期,你很难在二十几个选项中做出最优的选择,而贪心的人类永远会为此后悔。为了不要后悔,有时候我们宁可不要买,也不想买错东西。

据此,Costco或沃尔玛等大超市会陈列多种商品,但每一种商品只给人少量的选择。显然,商人们知道,人类真的不擅长面对抉择,我们也太容易后悔。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故事,每天都在发生。

因此,后悔药的另一个价格,是你逃避选择时的损失。

对我来说,“后悔药”并没有价值。经过充足的理性自训,我们完全可以不在乎“后悔”这种情绪。因为“后悔”是在事后对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责,是“如果当初怎样怎样,现在就会如何如何”的假设,这种假设并不会改变事情的结果,也就没有意义。
我会感到遗憾。与“后悔”不同的是,“遗憾”的体验首先要先接受无可挽回的现状,同时也不会带来自责。没有了自责,“遗憾”甚至有些残缺的美感,这也正是东亚文化圈独有的美学文化。它是宋玉的悲秋,是丹青的留白,是庄子的鼓盆而歌。它也是本居宣长的物哀之论,更是山上宗二的一期一会。

遗憾并不需要被治愈,我想也许有人和我一样,任由它存在,或对它甘之如饴。
Tags: 日常
查看所有文章 QR Code Tip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
0:00